最新活动

EV视界新能源汽车体验官正在火热进行中,免费试驾、免费充电、不限驾驶,完美体验新能源汽车的魅力。

― Advertisement ―

spot_img

星纪魅族携手英雄体育VSPO 探索智能出行与电竞体育无界融合

6月20日,星纪魅族与英雄体育VSPO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在上海举行。星纪魅族CEO苏静、英雄体育VSPO董事会主席应书岭代表双方签约。 双方就未来在电竞领域开展广泛合作签订协议,星纪魅族将与VSPO携手,通过品牌、产品等各个维度让电竞体育更深入地与年轻族群链接。星纪魅族CEO苏静表示,英雄体育VSPO作为电子竞技企业,是青春、激情、荣誉和梦想的代名词;星纪魅族作为科技企业,以领先的科技不断刷新创造力,为年轻族群带来更有个性引领性的高端化产品,两者的品牌理念有着天然的契合。星纪魅族将与英雄体育VSPO共同携手探索智能出行与电竞体育的融合空间,为用户带来全新的体验。星纪魅族愿意与每一位才华横溢、敢想敢赢的年轻人在一起,陪伴大家去发现心中的F.I.R.S.T——无界融合,竞无止境、持续创新、团队协作、不断成长就是冠军。 电竞正迅速成为当代年轻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,不仅是文化体育领域的热门话题,同时也是正在崛起的产业经济。英雄体育VSPO是全球领先的电竞赛事运营商,致力于创造全球电竞爱好者喜欢的内容和产品,推动电竞成为更具影响力的新一代运动及娱乐。英雄体育VSPO董事会主席应书岭表示:“通过本次与星纪魅族的合作,我们将探索更多电子竞技产业链接的可能性,为电竞爱好者创造更多有趣、生动、快乐的体验场景,共同推动电竞融合领域的新发展。”通过此次携手,星纪魅族和英雄体育VSPO将凭借各自在智能出行、电竞领域的深厚资源和丰富经验,互相赋能开启全新赛道。 作为本次战略合作的首个落地成果,仪式现场,星纪魅族宣布将冠名赞助BLG英雄联盟分部,BLG英雄联盟分部也将通过IP授权、粉丝活动、联名产品等方式,助力星纪魅族及子品牌提升在电竞人群中的影响力。 BLG电子竞技俱乐部(Bilibili Gaming)成立于2017年,旗下拥有英雄联盟分部、无畏契约分部等分部。在全球范围内参与过众多知名电子竞技赛事,包括不限于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、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。在今年更获得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春季赛冠军以及2024季中冠军赛亚军的佳绩。 星纪魅族是跨界融合的全栈智能终端平台,围绕“手机 + XR + 智能汽车”展开消费电子产业和汽车产业的深度融合和超级协同,构建全球智能出行科技生态。未来,星纪魅族将基于电竞体育所衍生的全新产品定制生态,推出首款智能电动汽车产品,携手英雄体育VSPO,围绕融合技术、设计美学、品牌积淀和产品布局,在智能科技领域持续创新,更深入地链接年轻族群,为用户提供多终端、全场景、沉浸式的融合体验。  
Home企业通用汽车与美国工会达成初步协议,为期六周的罢工结束

通用汽车与美国工会达成初步协议,为期六周的罢工结束

据路透社报道,10月30日,通用汽车和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(UAW)达成初步协议,结束了为期六周的协同罢工活动。

UAW主席Shawn Fain在一段视频讲话中表示,“我们完全相信,我们的罢工挤干了通用汽车的每一分钱。他们低估了我们。他们低估了你。”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玛丽•博拉(Mary Barra)表示,“我们期待所有员工都能重返工作岗位。”

图片来源: UAW

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,到2028年,老员工的工资将上涨33%,通用汽车将分五次向退休人员发放2,500美元。知情人士称,退休金福利是UAW与通用汽车谈判的症结所在,因为通用汽车的退休人员比福特或Stellantis多。

合同的签订,推翻了通用汽车多年来在零部件工厂、零部件仓库和电动汽车电池等部门培养工资较低的UAW工人的努力,而通用汽车与韩国LG新能源的电池合资企业的工人也将被包含在新合同之内。Fain称,通用汽车零部件业务的一些工人将获得高达89%的加薪。该合同还限制了低薪临时工的使用。费恩表示,“我们已经关闭了通用汽车临时工人这一永久性下层阶级的大门。”

UAW还获得了在未来关闭工厂时罢工的权利,从而在企业的投资决策上获得了更大的影响力。三大汽车制造商曾表示,在电动化转型的过程中,它们不打算关闭现有工厂。然而,在经济衰退或新车型销售缓慢的时期,与UAW的新合同可能会迫使他们继续运营不盈利的工厂。

至此,UAW已与底特律三大汽车制造商达成初步协议,成功为三家公司的员工争取到了前所未有的加薪幅度,但汽车制造商的成本也将大幅增加。两位知情人士向路透社表示,未来四年半里,因劳动力成本增加,新合同将给通用汽车带来70亿美元的成本。福特上周表示,每辆车的劳动力成本将增加850至900美元。此前,三大汽车制造商和一些分析师都曾表示表示,这些交易将使三大汽车制造商更难与特斯拉、丰田汽车等非工会化的公司竞争。

Cox Automotive的首席经济学家Jonathan Smoke认为,“随着时间的推移,消费者将承担部分成本……汽车制造商不会轻易转嫁所有成本,并且将不得不以其他方式提高效率,或者进一步限制生产更昂贵的汽车,以消化更高的劳动力成本。”